http://www.alan-chen.idv.tw/modules/xoopsfaq/index.php?cat_id=2#q6

台北松江教室

  • 週一、三、四 19:00~21:00
    週六10:00~12:00 16:00~18:00
  • 拳架:週六13:30~15:30
  • 台北市松江路289號608室 TEL:02-25011959
太極功法.導引藝術

正在瀏覽:   1 位訪客





在淋漓的汗水中和自己的身體對話
網站管理員
註冊日期:
2003/12/21 10:12
所屬群組:
站務管理者
註冊會員
文章: 202
等級: 13; EXP: 25
HP: 0 / 306
MP: 67 / 12974
離線

楊如雪

「兩腳與肩同寬,鬆腰落胯,雙膝略向內扣,右手推左肩,左手背從後面護住右腎,將上半身向左推轉,眼睛餘光要看到右腳跟。」王師姊發佈命令的語調溫柔而平和,我輕易地將上身從腰部向左推轉,角度超過180度,眼睛很自然地就看到了右腳跟,老師正好也走到我旁邊來糾正動作,經他順勢一帶,我上身許多關節連續發出幾聲短暫的「ㄅㄧㄚㄅㄧㄚ」聲,上半身左旋的角度少說也超過200度。汗水沿著短髮滴在肩、頸之上,背部也清楚地感到汗水順著脊樑往下滑。

「蹲右腿,右肘頂右腿;左腿伸直,儘量貼近地面;左手扶左腿,身體慢慢向左腿靠近。」王師姊繼續下達腿部動作的命令,我發現左腿離地面的距離好像比上次近了一些,而汗水從我微微前俯的臉上,滴向地面的塑膠地毯,雖然左胯和左腿因為拉扯有一點痛,嚴格來說只能算有點酸,但是我想我的左胯可能又鬆開了一點……

這是週六下午在陳老師的太極導引教室裡上課的片段。

今天天氣有點悶,當然很快就滿身大汗;可是縱使在冬天寒流來襲的時候,只要作幾個太極導引的暖身動作,全身就暖和起來;作完整套暖身,便會全身大汗。自從練太極導引以來,已經習慣在汗水淋漓之中,和身體的每一個重要關節對話,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挑戰自己身體柔軟度的極限。

我和太極導引結緣的經過,其實有點曲折……

多年以來,我一直以有氧運動為主要運動,不管多忙,每週總會抽空作一至兩次六十分鐘的有氣運動,因為主觀地認為一定要達到訓練肌肉的耐力以及提高心肺功能的運動,才能算是「運動」。同學、同事和朋友常笑我是運動的「獨行俠」,因為我作運動從不呼朋引伴。前後將近十年,有氧運動少有間斷。

可是民國八十八年下半年開始,膝蓋和腳踝經常出狀況,以為是運動傷害,斷斷續續地看過不少次復健科,時好時壞,醫師建議避免膝蓋和腳踝承受太多重力,或許不要再跳有氧,該試試別的運動。

有一位小學同學練太極拳多年,在桃園太極拳界小有名氣,我也曾經跟她談過這方面的問題,她當然建議我練太極拳。可是我一直未付諸實行,因為那跟我對「運動」的主觀認知,有太大的距離。不過膝蓋和腳踝始終不太好,有氧運動也只好時斷時續。

八十九年夏天,有一次到士林芝山友人的工作室去,搭捷運返回台北,等車的位置,正好面對隔街友人工作室外牆的四樓,牆上掛著「太極導引」四個大字的橫幅,我不懂書法,可是那四個字卻使我震懾,它不同於一般招牌字體的制式,而是在圓渾的筆畫中透出一股無法形容的勁道,筆力厚重有勁,自成一格,完全沒有一點匠氣。

前後一年之間,每到友人在芝山的工作室去,回程時總是刻意站在「太極導引」那四個字的前方候車,因為深被那四個渾厚有勁的字所吸引。有一次終於忍不住向朋友打聽,太極導引是什麼?和一般的太極拳有關係嗎?她告訴我太極導引是一種氣功,而且她認識太極導引祖師爺熊衛老師的嫡傳弟子,一位陳老師,如果我有興趣,可以幫我安排、帶我去看看。

九月中旬的一個週末下午,朋友抽空帶我到陳老師位於松江路的太極導引教室,我的一位同學也跟著去。

老師那天正好有事,負責帶領大家一起練習的是班長王師姊。王師姊親切的招呼我們,我們本想找個後面的位置,但是王師姊說:「前面的位置是為新學員留的,新學員最好站在最前面,才能看清楚示範動作。」沒辦法只好站在前面。

暖身動作從手部開始,慢慢的有頭部、頸部、腰部、胯部、腿部等的各種動作,很多動作,在當時只是照樣比畫,因為當時覺得「太高深、太難」了。現在已很難想像自己當天的那些糗模樣,可是那天有兩個動作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一個是轉腰運動,當時師姊的講解是:「兩腳與肩同寬,鬆腰落胯,雙膝略向內扣,右手推左肩,左手背從後面護住右腎,將上半身向左推轉,眼睛餘光要看到右腳跟。」以前總覺得自己的柔軟度還可以,可是天哪!怎麼可能以這種姿勢而眼睛看到右腳跟?另一個動作則是讓我吃足苦頭,因為要把雙腿分跪貼地,而臀部卻要坐在地上,不是坐在腿上,我根本坐不下去,更不用說要以這樣的姿勢揉胯了。

只知道很多動作都和自己平日的習慣性動作相反,例如:伏案工作是頭略向前傾,但是師姊的命令卻是頭向後仰、肩向後拉;手臂的習慣動作是向前伸,現在卻要想辦法向後折;作這些和自己平日習慣相反的動作,當是只能用一個「痛」字形容了。不記得怎麼作完暖身運動,想必應該雙腿發抖,全身是汗吧。不過記得最清楚的是開始後悔了。

暖身作完是「中場」休息,王師姊不停的訴說她學太極導引的一些心得:六年多前,她有嚴重的眩暈症,必須靠藥物控制;剛開始練太極導引並不認真,只是跟著大家比畫,每次來一練習,都暈得吐了一地,暈了、吐了,就在旁邊休息,好一點再繼續練;連續練了四個月,嘔吐沒有例外,但是練習也沒有間斷。可是有一天忽然不吐了,之後連藥也不必吃;繼續練下來,連老花眼都不上身。

真的嗎?我也有眩暈的毛病,六十九年到七十四年之間鬧得最兇,之後靠中藥調理,只剩耳鳴,雖然時好時壞,可是也頗能跟它和平共處。當我幾乎忘了「眩暈」的存在時,八十九年春夏之交又鬧了一下,雖然很快用藥物控制下來,可是我知道,這個毛病要「復活」了,於是整天便生活在一種「戒慎恐懼」的陰影下。

要不是王師姊的那番話,可能我就不再去了,因為我的身體對所有動作而言,都太僵硬了,而且這和我向來對「運動」的看法也有距離,至少我主觀認為這種運動無法提高心肺功能。

第二次上課,陳老師出現了,仍舊由王師姊帶大家作動作,老師雖也在必要時作一些講解和示範,多數時間都穿梭在學員當中,為我們一個一個糾正動作。後來,我才領會過來,原來老師為我們糾正動作,其實也是一種考核,因為在糾正動作的過程中,老師很容易就能發現你的筋骨、關節是否漸漸鬆開,身體的柔軟度增加了沒。

我的那位同班同學就只陪我去了那麼一次;朋友則因為事忙,沒多久也不去了。而我,因為每次練完回來,手腳都得酸痛個兩三天,再加上有時週六下午必須開會或出差,老實說能不能繼續練下去,自己也沒有把握。可是想到也許練一練,真能像王師姊一樣把眩暈的毛病治好也未可知,就繼續留下來,並且為了不讓自己還有「退路」,索性把有氧運動都停了。

每次上課,多數還是由師姊帶動作,老師依然穿梭在我們學員之間,一方面為我們糾正動作,一方面也是考核,驗收我們的「成果」。每當同學有些許進步,老師除了發出「呵呵」的爽朗笑聲,還會說一些鼓勵的話;因為太極導引的動作,是在自己能力許可的範圍之下,挑戰自己的極限,所以老師在糾正動作的同時,也會試著幫我們作一些「突破」,所以常會聽到同學在關節發出「ㄅㄧㄚㄅㄧㄚ」之外,也會伴隨著發出「啊」或喊痛的聲音。

練了兩個月左右,有一次練完隔天,左邊的坐骨神經忽然痛了起來。左邊坐骨神經痛,是好些年以前就犯過的毛病,雖然不至於影響作息,不過嚴重時連抬腿都有困難,所以嚇得趕忙看醫生。可是當週末再去時,跟老師談起坐骨神經痛的事情,老師說:不必擔心,一定是之前受過傷,經過太極導引的動作,把深層的病灶引出來。

三個月過去了,有一次在作轉動脖子的暖身動作時,忽然發現右肩頸經常酸痛的那個部位,痛楚減輕了。右肩頸酸痛,其實困擾我頗久,因為從小就常落枕,雖然試過各種療法,可是轉頭時某個角度總會特別不舒服;而且常會犯,嚴重時曾有過側頭和人講話,話講完,頭就轉不回來的紀錄。那天,我知道告別落枕的日子不遠了。從那之後,就沒再落枕過,而困擾我多年的肩頸酸痛,可能很快可以成為歷史。

就這樣繼續留下來,雖然也有缺課的時候,但是每次上課,在汗水淋漓之際,跟自己的身體對話,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例如:前一陣子,忽然發現胸椎比較開了,後仰可以呈現更大的曲線;這幾次則感覺到全身中最僵硬的胯部,好像也有一些進步,揉胯時的弧度變大,而前後弓箭步,則重心可以蹲得更低、更穩;最有趣的是以前認為一定要劇烈的跑跳,才能提升心肺功能,可是現在卻在由跪姿或坐姿經過提襠將上身垂直提升時,就能明顯的感受到心跳脈動的改變;至於膝蓋和腳踝,已少有狀況發生,不再像兩三年前那樣。

練太極導引尚不滿一年,可是已經明顯感受到身體的柔軟度增加了,當然還有很多部位十分僵硬,仍需要長期的更多努力,才能慢慢鬆開,可是,也急不得。因為就像班長王師姊說的,身體的各個關節,都像一個個的螺絲,平常不去動它,經年累月下來,就卡住了,中間積存不少的「銹」,所以筋骨容易出問題。如果希望它不出狀況,就要常轉動它;可是卡太久了,只好慢慢地、有耐心地去轉動。我相信練太極導引,其實就是把一個一個平時不去轉動的關節,慢慢轉動,讓它增加潤滑度,久了自然而然就鬆了、開了,到那時,不只是身體的柔軟度增強,骨骼和肌肉的韌度也會增強,而且很多「宿疾」也會不藥而癒才對。

stephane代貼

發表日期2004/1/4 11:17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可以查看文章。
不可發表文章。
不可回覆。
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
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
不可發起投票調查。
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
不可上傳附件。
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表。

[進階搜索]